<address id="xnxnl"><nobr id="xnxnl"><progress id="xnxnl"></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xnxnl"></address>

    <noframes id="xnxnl"><form id="xnxnl"></form>
    <noframes id="xnxnl">

    <address id="xnxnl"><form id="xnxnl"></form></address>
    <form id="xnxnl"><th id="xnxnl"><th id="xnxnl"></th></th></form>
    <em id="xnxnl"><form id="xnxnl"><span id="xnxnl"></span></form></em>

    <noframes id="xnxnl">

    企業如何處理多元文化沖突下感性的失張?

    2019-01-04 23:06 0


    多元文化與一元文化的沖突是享廷頓在文明的沖突中的核心思想,儒家文明與伊斯蘭文明成為世界沖突的主要因素。

    我們今天重點談儒家文明問題中的一小部分,即儒家文明與外來文明的沖突對企業的影響,以及企業如何通過這里的文化沖突分析,管理好企業在多元文化下的感性失張,掌握建立企業文化的要素,獲得市場營銷利器。

    在企業經營哲學中,我講過中國近代從器物、制度到文化的三個階段,企業在改革開放后同樣也經歷過這三個階段,而文化是一個漫長且永遠存續的話題,我們前而文章講過,文化就是人化,人化就是人的文明程度。也就是享廷頓所說的文化與文明的沖突。

    他說的文化指的是宗教文化,儒家在西方被視作儒教,在中國也有這樣的爭論。伊斯蘭教在911發動的圣戰只不過是對天主教在中世紀的數百年中的東征圣戰作出的現代回應。近代三十年的宗教戰爭所結出的寬容果實并沒有成為全球宗教的福利,原教旨主義暗流涌動。

    天主教控制西方一千多年,教皇超過世俗皇權實際完成政教合一的統治;中國儒家思想控制中國兩千多年,至今仍然是政教合一。文化從一種生存方式變成一種政治手段,人類文明在這種手段下沖突日益激烈。在這種沖突中天主教于十六世紀終于迎接來了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結束了長達十五個世紀的統治,理性宗教讓文明得以再次顯現。

    中國文化的一元性體現在儒教的排它性,例如中國第一位個人主義者揚朱的思想、最具辯證思想的公孫龍、最早提出兼愛且眾生平等的墨家思想都被排斥在外。儒家思想具有貴族特點,自貴族階層消失、支撐儒家的精英階層士大夫集體離場;如今英雄被褻瀆、集體主義被批判、愛國主義抽象化憤青化,理想主義成為嘲弄的對象,革命文化成為主流文化。在今天能讓孔夫子做的事情已經不多了,那開遍全球的孔子學院也不需要滿腹經綸的士大夫,而是政治家。

    如今信息社會,文化迅速大眾化,英雄主義衰落,商業價值觀崛起,以贏利為目的的、快速流行的,以現代傳播方式為手段的文化行為成為主流。大眾肯定功利主義,并與精英文化產生矛盾。大眾與精英階層開始與國際間文化與文明的沖突一樣,都開始爭奪文化霸權,都想掌握話語權。

    我們所說的精英不是指商業精英,而是指士大夫階層。雖然這個階層消失了,但這個階層的權力被政治“精英”掌握,大眾與精英的沖突表現為話語權,實則體現為自由與限制的政治矛盾。

    感性學營銷看上去似乎跟這些沒關系,實則息息相關。政治反映到民生,民生反映到大眾文化中,大眾文化影響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行為與心理,民眾通過感性認識表達自己的思想觀念,作出符合自己認識的行為舉止,它涉及一切人類活動。你賣東西給他們,這些自然需要了解。

    中國的企業主現在有三個主要問題:一是融資;二是市場穩定性;三是人難管。這三個問題第一個是國企錢用不完,民企錢拿不到,屬于政治制度問題;第二個是二元市場經濟問題,穩定掙錢的國家在做,屬于不穩定的交給企業做,這還是政治制度問題;第三個與今天的話題相關,改革開放帶來文化多元,而原有的文化被撕成碎片,外來文化是碎片進來,所有人腦袋里都是沒有拼接成功的文化的碎片,這依然還是政治制度產生問題(前面文章交待過,在此不再敘述)。

    中國的文化碎片表現為一元文化的根基被動搖,也就是說儒、道、釋三家實則是以儒家為基礎的同一個思想體系;在打倒孔老二、砸了孔家店之后沒有建立起新的毛家店、鄧家店,民眾有了錢以后就需要有思想支配金錢,于是就各按機緣,遇到和尚就念佛,到遇道士就養生,遇到儒家就講孝。在還沒弄清楚這些的時候,基督教再來講普世價值,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大講人權、自由、人道主義。

    儒家早已失去了維護社會秩序的功能,更不要談偉大的治國理想“禮運”、“洪范”了,連基本道德都已失守。道也早不是李耳那不可言說的道與可言說的反動思想,也不是醫病救人的“五斗米”,而是世俗化了的有社會地位功能的養生道場。中國的佛到了民眾階層,早已不是唐僧一心求回來的唯識論,也不是儒家改造過的禪宗,而是被世俗化了的凈土宗。儒、道、佛的功能實則上成為了大眾用來掩人耳目所立的貞潔牌坊;而普世價值與民主政治同時成為了一種反抗的武器,所有人內心都依然想著有朝一日自己能面南背北。

    既然什么都不是了,那大眾就什么都不信了。

    這就是大眾所謂的“信仰”缺失,當然,中國人幾千年來雖然有宗教,但從未有過信仰。我們都清楚無條件相信叫信仰,而對于佛中國人從來都是有條件才相信的。如果儒教是宗教,那只是對權威的信仰,而這個權威并不是一神,也不是多神,而是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神擁有的權威。這就是王侯將相寧有種乎,試想,這樣的信仰跟宗教還能有什么關系,這是赤裸裸的世俗權威,而不是神的權威。

    一個企業主,在企業里就是權威,但是不是絕對權威,就要看兩點:一,權力夠大,如事業單位體制、行業壟斷、技術壟斷,離開你就沒法活;二,錢夠數,只要聽話就給錢或者只要給夠錢就聽話,到別處沒這么多錢。如果有人說還有第三點,諸如人格魅力,我想這人一定是中國式傳教士、傳銷士,或者水軍,誰給錢就幫誰說話。在功利主義社會,人格的建立就很困難,人格魅力已經不是衡量一個人的標準了,它是對有錢有權人的奉承罷了。

    我們對觀念的分析是強調觀念的流動性,以克服我們看事物的片面性、局限性,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將矛盾統一起來,提供給企業以思考解決問題的方向或方法。

    想要建立起企業的經營思想體系,對于中國的企業而言是困難的,因為沒有根基。也就是說中國的新文化并沒有建立起來,無論是中國的學者強調國學,還是強調西學,亦或中西合璧,都沒有完整的思想體系可供企業參考。我們講的矛盾或者對立,是指中西方兩種文化的對立沖突,一個是講孝,是要有奴性服從集體,一個是講自由需要個體意識覺醒達到個體獨立。

    個體無意識與意識覺醒這種沖突的文化在個體思想中就產生出了矛盾。在企業經營管理過程中常出現這樣的沖突:企業主希望員工聽話,這是中國文化,聽話就是要發展員工的奴性;另一方面,企業主希望員工有創造力,獨立思考和作業的能力,這是需要個體意識覺醒培養出自由精神。員工在這個時候就無所適從,人格分裂是難免的,階級仇恨也在這種老板的指令下滋生了出來。

    在企業經營哲學的課程中,我們會講解企業經營思想的建立,由于比較復雜,這里我們只講在具體的操作上的比較實用的一些指導原則。

    現代企業的人員構成分為原居民與商業移民,而大多數民企里絕大多數或許包括老板本人都是商業移民。商業移民的特征:沒有家園感,舊有的習俗已然日益凋敝,移民們一生飄零滿懷失落。移民文化的建立對于移民型企業而言是基礎文化建設,這是感性學營銷第一課,家園情感營銷。要知道,一個中國人如果沒有家園感,始終不會是企業穩定的因素。

    不同地區的人有不同的習俗,但中國人也有共同的習俗如祭祀活動。祭祀活動是中國人在破四舊的時候通過宣傳中國人無論論思想進行批判的迷信行為,而事實上,祭祀可以讓人們有敬畏感,敬畏感的來源就是對神秘力量的崇拜。另外,祭祀的儀式感讓員工變得有秩序,對人性有意識,對企業倫理關系起到約束的作用。

    如何處理與基督教的沖突,利馬竇給了我們啟示。徐光啟應該是第一個入教的中國人,利馬竇是通過漢學結合西方科學與基督教神學的方式傳教,讓人很容易接受了基督教。中國的儒家思想中也有隱藏著的普世價值的東西,再將揚朱、墨家、名家思想發揚出來,這種結合就成為化解矛盾的思想。

    在天主教堂祭祀利馬竇已經開了先河,企業不需要自己建教堂,而是將儒家的尊天與天主教的普世價值統一起來,形成一個祭祀儀式就可以。至于里面是什么神,企業主可以自己造,中國的企業主也喜歡把自己當神,只要能編神諭亦無不可。

    儀式感的好處,在這里不多說大家也很清楚。一個企業在這種祭祀活動中,可以通過手機發紅包,也可以將紙幣用紅紙包起來發。哪一種有儀式感,企業就選擇哪一種。我想,蘋果公司可能會選手機發紅包,不過聽說喬布斯還是佛教徒。

    另外,我們講講大眾日常生活中共同的文化基礎,如社會交往中的人情世故、美食文化、家常里短等。

    移民時代的另一特征,城市很大,家很小。在企業就是企業很大,個人很小。由于沒有鄉音、鄉情、鄉俗,家就顯得格外的小。這個小不是指家的空間,而是傳統文化中小家大家(個人、家、宗族、國家)的觀念。

    這種移民文化是企業形不成凝聚力的主要原因,因為員工沒有共同的敵人,也沒有共同的親人,他們與企業只不過是臨時買賣關系,甚至于是階級敵人的關系,利益失衡了這種關系就中斷了。

    企業建立新移民文化是讓員工與企業有情感的紐帶關系,而這種家園情感文化的營銷是營銷中最高的藝術,它能產生企業文明,體現社會價值和人的文明價值。

    最后,我們用商鞅在《商君書》中的故事,講一講感性學營銷的思考:

    《商君書.定分》“今一兔走,百人逐之,非一兔足為百人分也,由未定。由未定,堯且屈力,而況眾人乎?積兔滿市,行者不顧,非不欲兔也,分已定矣。分已定,人雖鄙,不爭。故治天下及國,在乎分定而已矣?!薄?/p>

    神有位格,人有人格,讓每個人在情感上都有歸屬、都能接受的新秩序,所產生的專注力,是企業基業長青的泉源。


    QQ咨詢 18767108516
    中旺科app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