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nxnl"><nobr id="xnxnl"><progress id="xnxnl"></progress></nobr></address>

    <address id="xnxnl"></address>

    <noframes id="xnxnl"><form id="xnxnl"></form>
    <noframes id="xnxnl">

    <address id="xnxnl"><form id="xnxnl"></form></address>
    <form id="xnxnl"><th id="xnxnl"><th id="xnxnl"></th></th></form>
    <em id="xnxnl"><form id="xnxnl"><span id="xnxnl"></span></form></em>

    <noframes id="xnxnl">

    現代企業思想形態

    2019-01-15 12:28 0

    近代、現代與當代是一個時間劃分,通常近代的時間跨度為三百年左右,現代為一百年,當代指十年。本章重點在中國改革開放至今的四十年時間跨度中討論。

    現代還有一個向度就是現代化,目前公認的現代化的意思就是人的素質,只有人的素質現代化了,自由發展的水平就會提高,人的自由水平是達到現代化的標志。

    我們對思想做一個哲學性的解釋,以便在后面的文章中大家對“思想”這個語詞有一個清晰的概念認識:

    上篇文章中提及過邏各斯,而邏各斯最初的意思是“話語”,在赫拉克利特那里變成“分寸”也就是“尺度”或“命運”;基督教創世紀中有“太初有道”,這個“道”就是上帝的話語,也就是上帝的語言變成實體(本質)。

    在柏拉圖那里,理念就是概念,概念只能在思想中存在,用語言表述(語言學)。我們用概念思維的時候,概念思維的外殼就是語詞(名詞),通過動詞、介詞等詞把其它語詞連在一起,它們的基本單位是名詞;也就是說思想中把握的東西跟話語(言說)連在一起,語詞表述就是思想,思想是通過抽象的方式把握的,不是具象的方式。思維與語言具有同一性,思維必須通過話語來把握,思維與話語才是把握事物本質的東西。

    論述思想的重要性是在于,我們思想的對象與我們感官的對象應該具有同一性;而在中國目前現實生活中,或者學術中,這二者經常是分離的。也就是指向性不明確(見《真理與方法》《論指稱》或《符號學原理》)。

    在人們的思維形式中,對概念也就是理念(Idea客觀的理念、idea主觀的理念;用肉眼看指形象,用靈魂看指理念)的認識,首先出現偏差,人們的思想中沒有清晰的中西方的文化范疇。由于五四以來系統教育或傳統文化教育,包括西學的系統教育的缺失,人們思想中這些概念是空的,沒有具體內容的,也就是康德所說的空概念。人們在日常交流中基本靠“大約”“可能”“好像”等模糊的理解進行著,更多的是一臉茫然。

    企業是現代社會中最重要的組織與文化載體,所有的文化(傳統思想、官僚主義、科學思想、鄉愿文化等)都匯集到了企業文化與思想中,企業的思想也就影響著社會文化與思想。

    中西方企業思想的不同,表現在:中國企業的指導思想是如何掙錢生活;西方企業的指導思想是讓企業的存在變得有意義。

    不同的思想產生的思維形式就不相同。比如經濟學中的利益最大化,在西方指的是所有人的利益(帕累托最優),而中國指的是個人的利益(無商不奸)。

    當然,西方的所有人的利益不僅是經濟學上的一個公式,而是哲學思想:如果你侵占了他人的利益,那么必然導致利益的相互侵占,就達不到最大化;這其實是一種自由的思想為指引的,所以我們說經濟學永遠是哲學的。

    在中國,個人的利益就是以侵占他人利益才能獲取最大化的,我們是一個實用主義思想的國度,只要能尋找到灰色地帶,商人的本性就可以盡量發揮;我們的傳統文化中重私德,而輕公德,這就是我們何以會自私的原因之一。

    我們對儒家思想并沒有深入的研究,所以企業經常以儒家思想自居,然后會引用“推已及人”的思想來表達“客觀”的公平思想。素不知,“推已及人”的“推”法與現代西方的人人平等不是一回事:

    孔子的“推已及人”在宗法關系里成為孝,孝推到國家關系里成為忠,推已及人推到最后就變成忠與孝,命運最后掌握在一個人手里;中國其實是一部孝經治天下。

    這種傳統思想在企業中傳承得非常好,表現得非常清晰,多數老板身邊的多數高管都是以忠、孝之心久居其位。是否庸碌我們就不作評論,但即使有才干也不能表現得比老板能干吧。

    當然,我們在過去有儒家思想成就的儒商,他們為了家族和民族講誠信,表現出愛國主義風范,一切服務民族大義。這種內圣外王的思想在晉商、徵商身上表現得很明顯。但在今天這個士大夫階層消失、市場經濟橫行的時代,儒商只是一塊掛在門上的思想白旗。

    儒家思想中的道德原則與市場經濟原則不相兼容,君子言情不言利,儒家講誠信并不是為了牟利,是為了搞好人際關系,是為了政治;而市場經濟并不以政治為導向,企業也無法與每一個消費者搞好關系;這是儒商逐步淡出并消失的重要原因。

    關于企業中的佛商思想,我們略作表述:

    目前中國式的佛教主要是指禪宗、凈土宗,開口就是緣分、慧根、運氣,也就是機會主義,基本上屬于賭博。佛家講頓悟,善于鉆空子,投機倒把,不受規則限制,哪里掙錢去哪里,消極地適應市場經濟。我們沒有學過經濟學,當然,在權貴資本主義時代也就不需要什么經濟學,一切經濟學原理在這里幾乎都是失效的。辦企業首先要懂經濟學,但我們的企業主基本上沒有這方面的知識的,而成功就依賴于這種機會主義思想。

    現代企業的思想形態中,“官僚主義”思想體現在“層次與程序”上。究其原因,一部分是自戀,企業主只在不斷地鞏固傳統優勢;這種優勢形成路徑依賴,形成持續重復的“成功戰略”;在成功后的既得利益上卻又顯得“患得患失”,“創新”的機會也就被扼殺掉了。

    現代企業中的“科學”思想并不科學,科學是“自由的理性”。中國改革開放時,并沒有先建立起市場經濟制度,說學習完經濟學規則后再搞開放,而是摸著石頭過河,用的還是傳統的計劃經濟的東西。而五四以來科學只是徒有其表,實際上我們走的是科學成果應用(科學技術)的路,也就是將人家的科學研究成果拿來應用實踐,并非是科學化的道路。像錢學森、錢三強只是個工程師,把人家的研究成果拿來應用,造原子彈,但我們稱為科學家,也就是將科學理論應用的充當了科學家。企業的科學思想也是這樣,拿來主義,挖別人墻角,湊政治數字,玩文字概念游戲。

    這在莊子的筆下叫盜跖思想,盜亦有道。你有你的明規則,我有我的潛規則;你有你的小人(西方商業)思想,我有我的小人(中國儒家)思想。企業的戰略思想或者戰略愿景,成了一種文字游戲,咨詢或策劃公司成為了游戲的執行方,目的是讓企業掙到錢。莫若說這是一種名家思想,要的是掙錢的“名分”。

    本章講現代企業思想形態,其實現代企業并沒有思想形態,或者說思想尚未成型或形。甚至可以說,基于現代社會病態的、惡劣的狀態下的現代企業思想形態也是不健康的。



    QQ咨詢 18767108516
    中旺科app推广